排行
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玄幻魔法 > 靓女截殉录 > 第266节 匪劫人街谈巷议权时救急太后意(作者:儒卿)
              靓女截殉录《靓女截殉录》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              第266节 匪劫人街谈巷议权时救急太后意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266节匪劫人街谈巷议权时救急太后意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报!李充、何成,求见贵妃!”曹吉祥进来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让她俩,进来吧!”太医院的规定:贵妃少?#21727;?#20154;,怕因劳累影响?#32622;洹?#27492;尺度的掌握,由贵妃自己。孙贵妃住进医院后没闲着,派出去两拨人:一是李充、何成去街上,?#34903;?#21487;夫妇货摊买包针,留给母亲做针线活。二是派诸淑、小玉去看望太后,告诉贵妃进医院?#32622;?#30340;事。孙贵妃派出两拨人真正的目的,是探肖四实施孙贵妃计策的消息。李充、何成看货摊真实的情况,诸淑、小玉看太后对计策的反应。孙贵妃也好知道,计策所产生的效果。孙贵妃实施计策,只?#34892;?#22235;、周小妞、周可夫妇知道,其他人一律不知,当然包括,孙贵妃派出的侍女。和母亲在产房便卧室,孙贵妃?#32622;?#33145;部,在地上来回地走,母亲坐陪在椅上。李充、何成来了,孙贵妃一听笑地说,母亲站起在一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孙主,周可老婆,被打劫!”和何成进来,李充没顾施礼急地说,何成附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俩别急慢慢说,怎回事?”二人上街前,孙贵妃叮嘱,周可夫妇是周小妞父母,周小妞是太后身边人。她们以后买啥东西,尽量去那小摊,是对周可夫妇的关照。孙贵妃看急的侍女笑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匪光天化日下,竟敢劫人质,太嚣张吧!”何成惊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!太嚣张了!”母亲一听,也挺惊讶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天子脚下,干此样的事,匪活够了!何成妹说吧?”李充说着冲何成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?#20146;?#30528;去的,知道那地方,边走边闲聊,也没着急。离一点距离,我们见辆马篷车,在我俩前面,停在那摊前。篷车有布帘,人看不见里边。戴大帽檐很低人下车,像要买东西,与周可老婆说啥?#21834;?#25140;帽檐很低人,冲篷?#36947;?#19968;挥手,下?#27492;奈幻?#38754;人,?#34903;?#21487;老?#27966;?#36793;。蒙面人不容分说地架住周可老婆,婆要喊没喊出来,被塞上嘴?#24179;?#20102;车。扔一张纸在摊上,戴大帽檐很低人上了车,马篷车飞跑着,离开?#22235;?#37324;。街上来往人不多,一时惊呆了,不知如何是好。人们缓过神来时,急忙喊抓土匪,时间很短暂,车跑没了踪影。”何成一口气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没人看,纸写的?#21486;俊?#30475;眼焦急表情的母亲和二位侍女,孙贵妃故意急着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有人高喊抓土匪。这时,两巡察跑来,拿起那张纸看,我和何成近前,见纸条上的字:京知府大牢,四位被押人,换周可夫妇命。四人是:李玉扬、妙音观主、贤妃李氏、顺妃张氏。三天为限!万氏帮。巡察勘查完没啥的现场,拿走?#22235;?#32440;,向上边去禀报了。”李充惊讶地说,何成急附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周可没在场?”孙贵妃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老婆一人,纸上写夫妇,周可在别处被劫?”何成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白天打劫,土匪太猖狂!”孙贵妃也表示出一脸的惊讶,看眼惊讶脸的母亲,对李充和何成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唉!我在家时,常听人讲:春秋时期,孔?#21727;?#39046;弟?#29992;牵?#21608;游列国,在陈国闲?#21727;?#23553;。吴王夫差,灭了?#28966;?#21518;,势力?#30475;螅?#20056;机攻打陈国。吴兵陈君连夜潜逃。孔子还是按计划,主持祭祀仪式,外面兵荒马乱,乐工继续奏乐。弟?#29992;?#24378;拉他上车,逃出陈国,前往了蔡国。奴婢说的是,孔子在春秋时期,周游列国,碰到心神不安事。那时是古代。到了大明朝,光天化日下,竟发生此类的事?”何成唉叹着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!社会复杂,啥人?#21152;校?#38590;免会出啥事。”母亲看眼孙贵妃,同情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匪劫人,街谈巷议!”李充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们怎说?”成语释义:是指大街小巷,人们的议论。出处汉张衡《西京?#22330;貳?#25104;语有个故事:东汉时期,高层过着穷奢极侈的生活,霸占?#32487;?#19982;民宅,搜刮民脂民膏。张衡写《西京?#22330;罰?#35773;?#21861;?#27721;高层人物,其中西汉丞相公孙贺儿子,败露大量贪污军饷一事。公孙贺则抓?#30701;?#29359;朱安世,来为公孙贺儿顶罪。人们对此街谈巷议,纷?#30528;?#35780;与指责公孙贺父子。皇朝押截殉帮人,匪为?#20154;?#20204;,打劫周可老婆,在场人,肯定有啥议论。孙贵妃想着故意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有人知道,皇朝抓四人,被押在牢里,是截殉帮人。周可夫妇,闲话漏了嘴,被特工听到,皇朝抓的四人。有人马上更正:其中一人被抓,一位去探监,被扣押的。另俩人是,帮找截殉帮人,被另一拨特工发现才抓的。皇朝只是怀疑,没有证据,准是截殉帮人。有人如?#35828;?#35828;。”李充想着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周可夫妇爱管闲事,帮人找截殉帮,是自找麻?#22330;?#26377;人如?#35828;?#35758;论。截殉帮搭救要被陪葬的妾,是与祖制对抗,那还?#35828;茫?#26377;人这样说。但有人及时反驳,人殉制不得人心,应截或是废!”何成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纸上没说,在哪?#25442;?#20154;质?”孙贵妃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没说!”何成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们下去吧。”计策的第一步,算顺利地实施。已了解,孙贵妃于是笑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嗻!”二人应着出了去。时间慢慢地前走。孙贵妃在房间走走坐坐不停地变换,时而躺在床,休息一阵再起来,再在地上走走。和母亲待在一个房间。孙贵妃想让侍女陪,母亲不踏实,?#20146;?#24049;在这。孙贵妃躺大床,挨大床有单人床,母亲躺单人床休息。太急于出来的婴儿,在孙贵妃腹部,躁动得厉害。孙贵妃感觉定是位嘎小子,心里升腾出阵阵的喜悦!孙贵妃在喜悦中,似睡非睡地待着,?#23454;?#29483;悄地进来,看眼休息的孙贵妃和母亲娘俩,?#32479;?#20102;去。孙贵妃眯眼故意装睡,是真想休息,没理出去的?#23454;邸?#23064;俩过了会,醒了来坐起,一起下床,洗了把?#22330;?#27597;亲扶孙贵妃在地上走着,随便闲聊着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报!诸淑、小玉,求见贵妃!”曹吉祥在外面,觉得不会打扰时,才敢在门外禀报。母女二人在屋里说话,曹吉祥大概听到,大声冲屋里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请进!”孙贵妃一听想着会听到关于太后的话,有点兴奋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奴婢诸淑,拜见贵妃,贵妃吉祥!”诸淑进来,施礼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奴婢小玉,拜见贵妃,贵妃吉祥!”小玉进来施礼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二位平身!”母亲站在一边,孙贵妃靠在大床边环视二人的脸笑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贵妃!太后说知道了,谢谢你的关心,让你放心,多注意休息。”诸淑笑着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太后特别提示,不让你?#32842;?#21861;事,一切就是静养,保证孩顺利地出生。”小玉接过诸淑的话也笑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太后还说?#21486;俊?#23385;贵妃笑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太医院饮?#24120;?#22826;后不让你说?#21486;实邸?#22826;后有话,医院会妥善安排。你吃饭、睡觉、休息、适当地活动,按御医安排,不?#33945;?#33258;行动。”诸淑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太后让带来,一套小衣服,知道二奶奶做了,还是让带了来。你看小衣服,多好看?”小玉手提着一个包裹,在大床上打了开,提着小衣服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衣服真是好。太后是奶奶,自然关心自己的晚辈!”母亲向前接过小衣服,向孙贵妃?#25925;?#30528;笑地说,是给二位侍女听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太后备长命锁,一共两把,生女孩一把,生男孩另一把。两把不一样!”诸淑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们见了?”孙贵妃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们见了,很精致的,是金壳。长命锁,非常漂亮!”小玉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太后那里?#21152;兴俊?#23385;贵妃笑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一会儿,?#23454;?#36827;了去,问我俩去干?#21486;?#36149;妃指派我俩,告诉太后,贵妃进了太医院,要?#24613;阜置?#20102;。贵妃让太后放心,也让知道此事,免得太后牵挂。奴婢说的。?#23454;?#22840;奖贵妃,太后也说你,这样做得对。?#23454;?#26377;啥事,要与太后说,让我俩回来了。”诸淑笑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贵妃!奴婢听一个秘密,诸淑到门口看着,我与贵妃说,别让人进来。”何成环视下房间,看眼孙贵妃母亲,走近并对孙贵妃耳朵神秘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不愿我听,我可不听,你们说吧。贵妃没其它事,奴婢出去了。”诸淑笑说着,看眼孙贵妃,是征求意见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!你先去!”孙贵妃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嗻!”诸淑应着出了去。母亲不愿听啥事,就装有事,也?#32479;?#20102;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3454;?#19968;说,我们出了客厅,奴婢想听是啥事,故意没拿衣服包。我俩到门口,奴婢说没拿衣包,诸淑让我去拿。杨士奇和周小妞也急地进了去,周小妞眼流着泪,进了客厅。奴婢看周小妞那样,也没敢说话,随他们后,进去拿衣包。我在门口,故意弄包裹,呆一会儿,听?#35828;?#24773;况。周小妞父母,被匪绑票,要让皇朝放在押人。?#23454;?#35828;的,杨士奇附和,问太后怎办?太后问理由。?#23454;?#25343;一张纸,让太后看,不知何因!周小妞在一边,正在抹泪,太后看眼周小妞,让先救周可夫妇。”看房间就剩她俩,小玉小声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周小妞父母,为啥被绑票?”孙贵妃也表示出吃惊,佯装惊地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奴婢不知道,没?#20197;?#22312;那听。先听此几句,奴婢出了来!”小玉仍有点畏惧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太后啥意思?”孙贵妃想知内情地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为救周可夫妇,皇朝?#30830;?#22312;押人!太后看眼周小妞地说。”小玉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权时救急(张太后以?#24405;?#31216;张),太后意!”看眼太后,?#23454;?#31505;地补充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虚掩门,听到后两句。在押人是谁,孙主知道?”看着孙贵妃,小玉疑惑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0063;?#30693;,你对外别说!”成语释义:正确分析?#38382;疲?#25405;救危急局面,出处《后汉书朱浮传》。皇朝如真的放了在押的?#27597;?#20154;,计策就达到了预想目的,孙贵妃想着心里知了计策的进度,没说实话小声笑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贵妃只管放心,奴婢不会说!”小玉笑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!”小玉就是对外说,也不知是谁的计策,对孙贵妃也没啥影响。孙贵妃想着此事,于是很放心笑着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(https://..)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靓女截殉录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?#19981;?#30340;书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?#21898;?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              香港二分彩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