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行
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落雪天 > 第285章 棋逢对手(作者:清花蔓)
              落雪天《落雪天》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              第285章 棋逢对手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黑漆漆的夜晚,牢房里阴冷无光,只有远处的烛台有瘦小的火苗发出微弱的光。www..com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样寒冷潮湿的地方应该是条件最恶劣的地牢,寒冬夜的湿冷并不好捱,但是这些对于两个修行之人并没有多大影响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个爱雪,一个喜水,真正考验两?#35828;?#24212;该是热火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四周很安静,连一个狱卒都没有,这里应该是地牢的最深处。亦或者,是连狱卒都放?#30446;?#31649;、不愿踏足的地方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雪泽对一切都没有感觉,她一来便安静地坐在那里化解诸多疑惑,而莲子走来走去也累了,两人都静静地坐在茅草席?#30001;?#21457;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无风雨,也没有声音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早前,刘义带着风行来过,两人带来了一个物品,也说了些安排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莲子对一切都没有看法,她只是想着出去后该如何避着深宫争斗。今夜的事情变来变去,唯一不变的就是深不可测的人心以及害人害己的人性,莲子不?#19981;?#21435;思考这些复杂的东西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智斗,那是雪泽的选项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师姐,你说我们是跟歌笑王子关在一个地方的吗?这儿怎么一个人也没有啊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雪泽回过神来,静下心感受了一下,轻声回道:“此处没有多少人,但是有他的气息,或许在不远处的地方吧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地牢该不会专为我们三个而设吧?”莲子向四处看了看,点头笑道:“这待遇,?#19981;?#19981;错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,远处还有人!我想此处这般安静应该是公主和?#39318;?#30340;意思。毕竟地牢的人顽劣不堪,夜晚白昼都不会这般安静,她们或许是不想让我们被人打扰吧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莲子点点头,肘着脑袋感叹:“这深宫还真是复?#24433;。?#33509;我们是寻常人,可能早就死于非命了!原来以为太后不简单,后来发现贤妃也难对付,最后才看出来禾雨才是厉害的人物这个地方,太复杂了,我们还是早点办完事出去吧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想吗?”雪泽淡然一笑,忧愁地叹了口气。闪舞小说网www..com“你说得对,每个人都不简单!出宫前,你要万事小心,?#24515;?#35753;人抓了把柄!毕竟,这里每个人都不好惹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!三个?#39318;有愿?#19981;同,?#38750;?#19981;同,但是聪慧玲珑心却个个不差!后妃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,凡人也是?#34892;?#26412;事,这可真叫人无奈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刘忠为了皇位,又有几分在意青苓。刘义为了保全太后、权衡关系,在刘礼和太后之间周旋,?#27492;?#20107;事为了帮助刘礼,实则是为了让太后安享晚年。贤妃和众嫔妃都是为了皇上的宠爱和家族的荣誉,这些都还好相处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师姐你的意思是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现在我才看出来,禾雨是个如何可怕的存在!”雪泽看了看莲子,叮嘱道:“你以后不要跟她多来往,沾染上就麻烦了!你看,她能在事局不顺的时候立即出来,既拉回了我们对她的信任和欢喜,又将太后和贤妃弄得服服帖帖的,而?#19968;?#26159;联了刘义的手!如此一来,皇上?#19981;岣心?#22905;的恩德,可谓是左右逢源、处处得利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莲子?#34892;?#30097;惑,她认为禾雨更应该踩一脚而不是帮助。那个时候,她们的安危就在一线之边缘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,她这样做就是为了博取皇上的?#19981;?#21527;?这比起除掉我们,这似乎要低微些!开始势要害人,却在中程反转,这倒是让人看不懂了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事态不稳,阻碍颇多,需要备一手。闪舞小说网www..com她当然不会放过我们,现在我们这不就在牢房来了吗?”雪泽看了?#27492;?#21608;,铁壁铜墙、密不透风,笑道:“太后和贤妃会联合她一起在牢中下手,这可是?#20351;?#37324;最常见的死法!暂时保住我们,她和众位?#39318;有?#24605;相同秘密除害,她和太后、贤妃是一个目的。无论我们如何,她都不吃亏,也不会成为任何人眼中的黑点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般高明?还留了后路?”莲子连连摇头,感到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“看?#27492;?#26159;在风行和大?#39318;?#36214;来?#23616;?#23558;一切都做了,连他们的心也能拉拢,看来皇上对她也应该不?#28526;?#21834;!毕竟,皇上才是她最愿意花心思的人,这博取好感的事情也没少做吧?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雪泽抿嘴一笑,轻声回道:“那就是她的事情了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剪秋阁飘荡着一股药味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连院子都是草药?#21486;?#36824;掺杂着一些龙涎香,浓郁的味道似乎在掩盖什么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想倚栏望月、?#20102;?#24930;想,禾雨却被两个人硬生生地拉回现实。面对执事武女归叶和剪绒的拷问,禾雨一?#35748;?#20837;无奈和沉闷,回答了千遍:这件事会处理好,她们都活不了!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禾雨,你现在这么沉迷于?#20351;?#20102;?”归叶看了看桌上的弓箭,神色不悦,粗声说道:“西海府的药女时刻期待你回去,正殿却说你回不来了。我本以为你怎么了,想来搭救你一把,却没想到是帮你杀人!如今好了,人死的是另一个,而你也不愿意跟我走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回想起来,那一箭确实令人不悦。若非禾雨阻止,那一毒箭本该射向雪泽,谁知导致了冯?#38378;?#30340;死亡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师姐,我有我的考虑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的考虑,你到底瞒了什么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剪绒也丝毫不安稳,她一直记得禾雨跟她说的“仇家?#20445;?#28385;心忐忑地问道:“姐姐,你为什么不杀了她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禾雨庆?#22812;?#21494;没有怀疑剪绒的身份,但两?#35828;?#36136;疑都让她无可奈何,只好?#35328;?#30001;全都说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们潜伏是为了保证此事顺利进行,但是中途遇到了大?#39318;櫻?#36825;是太后和我都无法左右的人!若是当时那一箭射到了雪嫔身上,大?#39318;?#21644;那位将军定然不会罢休,说不定还会为雪嫔翻案!最好的办法就是以退为进,将他们的心拉过来,走下一步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的下一步是你们的考量,可不是我要的结果!”归叶不满地说了句,立即转身过去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要想起那一刻,她不得已瞄准冯?#38378;?#32780;非雪泽,她心中就涌现出阵阵愤怒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眼前的禾雨不再是那个执事药女,而是完全适应了这深宫的生活,也丢弃了江湖中?#35828;?#27922;脱和爽快,这让归叶十分难受,宛如禾雨背叛了西海府一样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禾雨明白归叶的心思,但是她不能告诉她一点一?#21361;?#27605;竟归叶不知道正殿和太后的勾当。这一件事,禾雨不打算牵扯任何西海府的人,只是偶尔?#19981;?#20511;助她们的力?#22570;?#20102;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们放心,她们会悄无声息地死在地牢,谁也救不了她们!”禾雨下意识地看了看那个柜子,里面装的都是她精心研制的毒药。“我这一次做的东西可是耗费了毕生心血,保证无人可解,就算天山的人来了也无济于事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姐姐你打算如何杀掉她们?需要我帮忙吗?我好想看看我的仇人!”剪绒拉着禾雨的手,神情激动、心思急切,无比渴望知晓禾雨告知她的仇人模样,也十分期待她们痛苦地死去。“姐姐,你告诉我吧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禾雨拍了拍剪绒的手,温柔地笑了笑。“你别担心,这事情有专门的人做,你去了反而不好!我制备了三?#24544;?#27599;一种都剧毒无比,已经将第一种给了狱卒了!最多三顿饭,她们就会自然地离开人世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听了两?#35828;?#23545;话,归叶的心情复杂,只觉得此处不适合她。江湖之中,打打杀杀都是自在惬意、光明磊落,从不需要复?#30001;?#35745;、阴谋手?#21361;?#36825;让归叶感到浑身不悦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禾雨!”归叶拿了东西,严肃而冷漠地看着她。“你回西海府吗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气氛尴尬了?#35813;耄?#20284;乎凝固住了时间。禾雨看了看归?#21486;?#36716;身过去,轻声回道:“?#19968;?#26377;很多事情没有做完呢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归叶点点头,一向粗暴直?#30465;?#19981;问世事的她也清楚禾雨的心思,只是不?#21152;?#22905;在意的事情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莫要竹篮打水一场空!这世间男子有什么好的,不如早些想开了回西海府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师师姐!”禾雨低声唤了一句,十分无奈地看着?#21491;壩行?#36837;异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人走,茶凉,心更凉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禾雨看着归叶离去的背影,心中浮现起阵阵悲苦:这西海府只有秋荻理解我了,这世间我也就只有她可以依靠了!为了不被众人看低,我也要坚持到底,总有一天能够拿到我想要的东西!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剪绒见禾雨愣神,又将目光移到?#22235;?#20010;柜?#30001;希?#24515;中的紧张似乎映衬着什么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,那里的毒药能助?#30097;?#20167;该多好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      想和更多?#23601;?#36947;合的人一起聊《落雪天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?#19981;?#30340;书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              香港二分彩计划